新闻中心

等中超来

发布者:4593彩票-4593彩票官网-4593彩票app-4593彩票下载 浏览43次 【2020-05-19 03:45:55】

  就如同《等待戈多》这部荒诞派戏剧的经典桥段那样,如今,整个中国足球产业乃至体育产业,都在等待着中超的重新归来。

  「五一假期之后,足协开始全面复工」——在连线白岩松时,足协主席陈戌源给出了加速键的起点,也首次公布新赛季赛程预案。

  在经历了部门的调整改革之后,5月13日-15日,中国足协在上海召开三级职业联赛的工作会议。

  随着会议的推进,过去的一个星期里,久违了的中国足球的新闻开始密集了起来,关于联赛的新方案,从「下周见」一路升级至「天天见」——看起来,我们期待已久的新赛季,已经不远了。

  然而就在会议最后一天,关于报批方案中「新赛季中甲、中乙联赛在6月13日开赛,中超将于6月27日启动」的安排,却传出了这一申请被驳回的消息。

  据消息人士透露,事实上被「驳回」的重点问题并不是中超的开赛日期,而是针对近几天各地出现的新增病例情况,要求足协早目前相关预案的基础上,以防疫预案为主,再提交一个更细化的方案。

  也就是说,更高一级管理部门要求足协要更充分的考虑到各种有关疫情的可能性,将预案进行细化,而不是简单拒绝了「6月27日开赛」的这一预案。在收到细化后的预案之后,有关部门才会更进一步上报。

  同时,在这份上交的预案之中,除了开赛预案,有关赛程的具体安排也尚在讨论之中。

  足协拿出第一份方案,也就是被广泛讨论的分组两阶段赛制比赛,第一阶段双循环+第二阶段交叉淘汰的提案。

  不过,这一方案的漏洞也被瞬间发现,第二阶段中争冠和保级球队之外的排位比赛,基本没有意义;同时,在最极端的情况下一支此前全败的球队,只要淘汰赛第一轮两回合两个平局后的点球压倒对手就可以完成保级——也就是说,两平或者一胜,就可以完成极限保级。

  因此在这次的会议上,俱乐部代表们提出了一套新的方案:将第二阶段分组淘汰赛改为分组循环赛,A组前4名依次主客场对阵B组前4,A组后4名依次主客场对阵B组后4。第一阶段交过手的球队,第二阶段不再交手。

  如此一来,可以第一阶段小组积分「带入」第二阶段,最终以两阶段积分之和决定最终排名。而且,这在总赛程上只比原计划多出两轮,在可承受范围之内。

  另外一种算法是按照比赛日计算,这样来看,以计划中的6月27日为第一个比赛日算起,全年一共还有54个比赛日。其中有4轮四十强赛,比赛+集训占去6-8个比赛日;根据今年足协杯的赛程,中超球队从第三轮打起,这样就是6个比赛日;亚冠若按原计划进行则最多占用14个比赛日、最少8个。

  如此计算,可供联赛使用的比赛日在26-34个之间,那么减去22轮联赛,最多可有12个比赛日作为预备。这也是联赛期间,为某个赛区可能因疫情而导致延后或推迟留出的缓冲,也就是正式前文所说的「要考虑到各种有关疫情的可能性」。

  在「联赛不跨年」的原则下,虽然20轮左右的赛季长度已经是所能承载的最大值了。因此,为了能够即使完成比赛,足协也很难在留出时间给球队等待外援们的一一到位——因为防疫,3月28日起,暂停持有效中国签证、居留许可的外国人入境。

  外援的缺席势必将降低联赛的观赏度,对转播收入和赞助收入的兑现产生影响,但是赛程缩短,也会引起联赛「金主们」对于自身权益无法得到保障的不满。

  此前就有过相关案例——体奥动力在2015年以5年80亿元的拿下中超版权方之后,就曾因为「U23」、「收入转会调节费」等新政,导致联赛精彩程度受到一定影响,在二次谈判后将合同修改为。

  对于新赛季而言,一旦赛程缩水,转播方、赞助商方面或许也会提出类似的问题,收入随之缩水在所难免。

  这样即便缩短了赛程,但是沿用主客场效果,赞助商们还可以有时间来安排相关的活动,来进行赞助商的露出。同时,虽然比赛场次减少,但缩水赛程里所谓的「第一集团球队」比赛的密度会有所增高,这多少可以弥补一些商业价值和转播损失。

  根据现有方案,在第二阶段比赛中北京国安极有可能将会连续六场分别对阵广州恒大、上海上港和山东鲁能

  虽然从各方利益来看,「主客场制」进行联赛赛事是目前的最优解,但正如开篇所说的,足协所提交预案被要求「结合当下国内疫情形势」做修改,那么一旦各级联赛无法在最底线时间前开赛,各赛事赛程将面临被进一步缩减。

  在上周联席会的中甲专题会议上,「赛会制」也被明确提出,成为联赛赛制预案之一。如果采用「赛会制」,这样开赛日期的延后虽然给了外援更多的时间归队,但是更短、更密集的赛程,无疑会让联赛的赞助商与转播方提出更多的质疑。

  另外,考虑到国内俱乐部原本就不大的收入规模,虽然「空场」进行可以有效规避风险,但是在门票收入以及比赛氛围上却损失巨大。根据恒大俱乐部2019年财报,其门票收入高达5726万元,相比于上赛季6500万的联赛分红也所差不多。所以,综合收入与效果考虑,足协在预案中也一直在寻求开放球场的可能性。

  2019赛季中超联赛观众人数统计(数据依据中超官方统计数字计算得出,其中北京人和两场补赛到场观众人数未公布,故没有计入统计)

  根据最新消息,在目前的方案中,计划在开赛之初空场进行,而随着赛季的深入,将视具体情况逐渐允许球迷入场。

  那么在基本确定了开赛方案之后,如今只剩下最后一个问题——联赛参赛球队的具体名单。

  在天海宣布解散之后,虽然深圳还没有正式递交递补申请,但是深圳队重回中超基本上已经盖棺定论。

  如此一来,其余几只等待递补消息的球队也基本可以开始提交申请,只等足协审核通过就可以完成准入。在13-15日举行的联席会议上,苏州东吴、江西联盛、四川优必选均参加了中甲联赛工作会议,其实也就等于足协对外公布了递补的球队名单。

  不过根据氪体记者向有关人士的求证,三级联赛的具体名单公布日期还没有决定。

  在上一个休赛期,从中超到中乙共有8支球队因为种种原因宣布解散或是被罚降级,当时也被称作「史上最乱的休赛期」。然而仅仅一年之后,今年的休赛期就以14支球队的数字,再次刷新了这一记录。

  随之而来的在完成一系列递补之后,新赛季中乙32个的球队席位到目前空出了整整一半。连续两个赛季,中乙的休赛季都出现了大量缺少参赛队的尴尬现象,甚至有人开玩笑的说,如果2018年组建一只中冠球队,只需要做到两个赛季不解散,差不多就能自动升上中乙。

  2018赛季宇任拓制图的中国职业足球版图——谁能想到119支球队中,如今竟然有将近一半不存在了

  事实上,在去年出现大面积球队退出之后,足协就有过关于中超U23队参加中乙联赛的讨论。经过一年的研究,足协也在此前拿出了较为正式方案。

  据PP体育报道,在5月15日进行的足协中乙俱乐部联席会上,足协对中超U23队与U19国青踢中乙,与各家中乙俱乐部总经理进行了沟通,也基本达成了一致。

  虽然目前对于U23参赛球队暂未有定论,不过在这个时间点上,U23球队的加入其实是对中乙很好的补充。过去几年里中甲、中乙的扩军过快,导致了这两个级别中球队质量的参差不齐。

  现实也告诉我们,盲目的扩大规模并不能提高联赛的水平和商业潜力,相反,屡屡退出的球队还大大损害了中甲、中乙作为职业联赛的公信力和影响力,不仅会让原本经济压力巨大的投资人进一步吃亏,也失去了原本作为中国职业足球体系应有的塔基作用。

  因此关于有媒体报道「中超在考虑扩军」的消息,有关人士也向氪体记者表示「足协并没有这一项提案,近期也没有扩军的计划」。

  这个姗姗来迟的赛季,除了做好疫情之下的联赛,如何修复中国足协这座金字塔的地基,让它更加牢固,也是足协迫切需要完成的大事。

  就这三天的俱乐部联席会来看,机构改革后的足协似乎展现出了与此前完全不同的工作效率与沟通能力。在等待中超的难捱的日子里,有太多不确定的未来,各方正需要这份相互之间的信任与沟通,来让中国足球能在这寒冬里,感到些许的温暖。

  无论如何,在可以预见的未来里,新赛季的窗户纸即将要捅破,在特殊时期里,中超、中甲、中乙也会来到我们身边。

  希望开赛后的中国足球,能给疫情之下苦苦等待的球迷们带去新的希望,带去新的激情与欢愉。